观点

19岁女孩隆鼻死亡 涉事医院公司利美康停牌

(原标题:19岁女大学生隆鼻离奇死亡!涉事新三板公司利美康紧急停牌)

1月3日,新年的第三天,贵州19岁女大学生夏丽莎在整形医院接受隆鼻手术时出现意外,手术后却意外身亡。夏丽莎的亲属悲痛欲绝,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隆鼻手术会让小夏香消玉殒?

家属质疑,夏丽莎死因或与院方的抢救流程有关。

夏丽莎选择的整形医院是贵州利美康外科医院,其隶属于新三板公司贵州利美康外科医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美康,832533.OC)。

贵州利美康对外回应称,“正在积极配合公安、卫计等部门的调查”“一切以司法鉴定结果为准”。

隆鼻手术中19岁女大学生意外死亡

刚上大二的夏丽莎是贵州省人民医院附设护士学校(专科)学生,专业是护士。她的父母都没有正式工作,母亲是农民(农业户口),父亲偶尔跑下代班的出租车,家里共有两个孩子,夏丽莎和她姐姐。

夏丽莎为了能在毕业后的职场上更具优势,决定做隆鼻手术。

1月3日,夏丽莎在母亲的陪伴下来到“贵州本土最大的整形医院”——贵州利美康做隆鼻手术。

当天下午1点,在母亲的注视下,小夏被推进贵州利美康医院手术室。七个小时后,母亲等亲属在附近的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再见到小夏时,她已因救治无效而宣告死亡。

19岁女孩隆鼻死亡 涉事医院公司利美康停牌

本文图片均来自中国基金报 微信公号

从上大二开始,夏丽莎就一直在存钱。

夏丽莎的母亲王天琴告诉记者,女儿一直抱怨自己的鼻子有点塌,在即将踏入社会工作之前,她希望通过整形手术让自己变得更漂亮一些。

为了筹集四万多元的手术费,夏丽莎开始打工。一年的时间,攒了一万多元。

19岁女孩隆鼻死亡 涉事医院公司利美康停牌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对于女儿的想法,王天琴还是支持的。毕竟现在医疗科技发达,满大街都是整形医院的广告。

王天琴心疼女儿,经常在新闻上看到一些大学生为了筹钱整形去办网贷,她决定为女儿补足剩下的整形费用。

这成了王天琴给宝贝女儿最后悔的一次“赞助”。

经过再三挑选,王天琴选择了位于六广门的贵州利美康整形医院。

理由很简单,王天琴和女儿经常在广告上看到这家号称贵州本土最大的整形医院,“毕竟是贵州多年的老牌医院了”。

手术都会有风险。考虑到女儿涉世未深,深知这点的王天琴决定全程陪护女儿的这段“美丽蜕变旅程”。

王天琴相信女儿的选择,因为女儿的大学读的是护理专业,她是懂医学常识的。在手术之前,王天琴和医院谈妥,由利美康整形医院的一名“张院长”亲自主刀。并且手术前的体检结果显示完全正常。按照院方的说法,“这种微整形手术是没有风险的。”

19岁女孩隆鼻死亡 涉事医院公司利美康停牌

蹊跷的五个小时

1月3日上午9点半,王天琴陪着女儿去了医院。

下午1点,目送满怀美丽憧憬和一丝丝忐忑的女儿走进手术室,王天琴也开始期待几个小时之后女儿的美丽蜕变。

这是夏丽莎生前与母亲的最后一面。几个小时之后,母女俩已是阴阳两隔。

下午3点,外出办事的王天琴赶回医院,这时手术还未结束。

将近5点时,王天琴再一次去询问手术情况。现场的医护人员告知:还未结束。

“这时,我发现现场有医生和护士在跑。”王天琴看到手术室外的走廊上,有一些护士和医护人员表现得很慌乱,她有了不祥的预感。

“没人理我。”王天琴说,现场的医护人员都在忙,没人给她解释发生了什么。

下午6点,王天琴坐不住了。因为女儿已经进手术室五个小时了,已经超出了此前院方说的“三四个小时就能做完。”

一直到晚上7点半,王天琴期间三次来到手术室门口,现场医护人员前两次的回复都是“别着急,还在做”。

最后一次,一个医护人员表示“手术已经做完,还没苏醒,要等麻药劲过去。”

晚上8点,几个医院的工作人员(非医护人员)主动找到王天琴,让她“把东西收拾一下,跟我们来一趟”。

在利美康整形医院五楼一间漆黑的房间,院方告诉她:你的女儿麻药过敏,已经送医抢救。

19岁女孩隆鼻死亡 涉事医院公司利美康停牌

死者的亲姐姐(右)伤心欲绝

由利美康医生签字的一份手术记录文档,则记录了当时的经过。

“于13时35分开始手术,术中生命体征平稳,手术顺利……于17时24分手术结束,开始行麻醉复苏未拔管,患者于17时30分突然出现四肢强直痉挛,体温41.6摄氏度……17时44分患者体温上升至42度,血压降低……皮肤苍白四肢冰凉。”

此间医生进行了多种方式抢救,但在18时47分“出现血压降低,BP50/22mmhg,脉搏测不出,心率降至25次/分,呼吸机维持呼吸”。

19岁女孩隆鼻死亡 涉事医院公司利美康停牌

晚上7点半左右,“立即转贵阳医学院进一步治疗。”该记录上写道。

但在手术室门口焦急等待的王天琴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女儿被从手术室推出来送往医院抢救。

19岁女孩隆鼻死亡 涉事医院公司利美康停牌

一位自称是当晚到利美康手术室现场参与抢救的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医院人员,在与夏丽莎姐姐的微博聊天中说,“送走时候是从后面楼梯走的”。

死者家属:整容医院曾想发红包私了

夏丽莎的姐姐表示:“我们肯定是要对利美康进行一个不管是法律上还是道德上的声讨,但是都必须要等尸检结果出来后才能去进行,我们家属这边也正在焦急地等待这样一个结果。”

另外,夏丽莎的姐姐提到,事件发生后,在支付宝上和微博上都有自称利美康运营负责人朋友的人员与她的朋友取得联系,称希望通过金钱补偿让该亲属“帮帮忙”删除微博。对此,利美康方面尚没有任何回应。

19岁女孩隆鼻死亡 涉事医院公司利美康停牌

19岁女孩隆鼻死亡 涉事医院公司利美康停牌

19岁女孩隆鼻死亡 涉事医院公司利美康停牌

贵阳云岩卫计局深夜通报:正配合上级调查

今天(1月7日)凌晨,贵阳市云岩区卫计局发布“关于贵州整形口腔美容外科医院隆鼻手术患者死亡情况通报”。

云岩区卫计局通报称,对于是否存在医疗损害、是否存在医疗过错等问题,正配合省、市卫健部门进行深入调查。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